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穿越言情 > 任女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命如草芥

“不必看了,小女娃手中的灵主令牌是真的!”古老轻捻着胡须,沉吟道。

“什么!那个老凤凰竟然真把灵主令牌交给她了……”雪琊怒容满面,恨得咬牙切齿,一双眼睛闪烁着红芒,死死地盯着妊乔,像一头凶残的野兽紧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随时都可能扑过来咬上一口。

妊乔镇定了一下神色,她取出了羽刈留给她的领主令牌,若是雪琊仍然不管不顾地冲过来,只能拼尽全力大战一场了!就算有司空云冰和瑜儿在,妊乔心中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凤鸣仙山的人实力都很强,就连那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子殷,都有天仙境圆满境界的实力。

雪琊在妊乔的面前来回踱着步,看上去十分焦躁。子殷走上前,在他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雪琊的面色一白,抬起头扫向妊乔,道:“今日,本公子就放你一马,若是日后再被我遇到,休怪我不讲情面!”雪琊说完,一拂衣袖,大踏步离开了。

子殷扯出一个微笑,对着司空云冰和妊乔等人拱了拱手,带着其余的人也转身离开了。

妊乔见雪琊走远了,才轻吐了一口气,将那枚灵主令牌收入袖袋中,转头对司空云冰等人道:“此地是通往阆风城的必经之路,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否则,说不定还会碰到别的麻烦!”

司空云冰微微颔首,道:“小丫头的担心不无道理,先想办法进入阆风城,以免夜长梦多!”

白瑾和轰轰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跟在妊乔等人身后离开了。

越靠近阆风城结界的入口,周围的气氛越凝重。沿途到处都是斑驳的血迹和遍地的尸首,很明显刚刚发生了好几场大战。刺鼻的血腥味和凶煞之气飘荡在空气中,闻着令人作呕。

泥泞的小路上,一株颜色翠绿的野草在风中摇曳着,猩红的血液沾染在野草翠绿的叶片上,看上去有些诡异。

“啪嗒——”

一只大脚凭空踏来,踩在那株野草上,将那株野草狠狠地踏进泥里,那只大脚抬起后,野草被埋进了泥水中,不见了翠绿和鲜红的血色。

一行人急速飞奔着,妊乔和司空云冰并肩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她此刻面容苍白,眼前的景象让她感觉有些不适。死去的这些人可都是天仙境圆满境界的强者,是在点仙大会上比武胜出的佼佼者。他们苦修了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时间,如今却落得一个抛尸荒野的下场!

还真是人如蝼蚁,命如草芥!

“救我……救我……”

一个凄厉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来,那个人披散着头发,双手上面沾满了鲜血,见到有人经过,双手使劲地撑起身子,向前爬动了一下。

妊乔正欲转眸看向呼救的那个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就覆上了她的双眼,司空云冰压低声音在她的耳边道:“小丫头,不要看……”

妊乔秀眉一蹙,轻轻推开了司空云冰的手掌,向前方呼救的那个人看去,只见他腰部以下的身躯被斩断了,只余下半截身子,仍然双手撑地在奋力地向前爬,他身后的地面上,拖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妊乔咬了咬唇,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着。她不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怕的场景,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看到,她必须要让自己的内心早日变得强大起来才行。

司空云冰挡在妊乔面前,握住了她的手,道:“没事的,有我在。”

随即,他给一旁的瑜儿递了个眼神,瑜儿会意,甩出了一道气刃,径直刺穿了呼救那个人的咽喉!那个人的瞳孔蓦然放大,睁大眼睛倒在了血泊之中。

前方的煞气越来越重,隐隐形成了一大片黑色的迷雾,众人行进的速度不得不放缓了下来。

司空云冰向四周看了看,道:“往年点仙大会举办时,为了抢夺进入阆风城的令牌,也会发生一些争斗,却从未像今年这般惨烈!这里已经靠近了阆风城结界的入口,还有这么重的煞气,似乎有些不大寻常……”

其他人也感受到了那股诡异的氛围,纷纷拔出武器,聚拢在妊乔和司空云冰周围。

“呵呵呵呵——”

一阵古怪的笑声在众人的耳畔回荡,紧接着,从前方的煞气中走出了十数道身影。为首的是一位头顶上长着一对魔角的黑衣童子,那名童子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年纪,但他的目光却格外阴戾,让人望而生畏。

“哈——”

白瑾愤怒地对着那名黑衣童子龇了龇尖牙,低低地咆哮了一声。来人正是他在那座残破祠庙中遇到的那个人!

“小白,你这是怎么了?他是何人?”妊乔不明白白瑾为何对一名童子怀有如此强烈的敌意。

白瑾双目血红,脸上青筋暴跳,怒道:“就是这个人杀死了阿黑……他是魔君犹!”

“什么!”

妊乔神色大惊,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童就是魔君犹!难道魔君犹也跟司空云冰一样,一来到镜像之界就感受到了本体的召唤,并且与本体融合了?那他若是提前杀死了九幽之主,幽冥神君岂不是无法降世?妊乔不敢接着想下去了……她的双瞳微微一颤,不行,她要尽快找到幽冥神君,将这个消息尽快告诉他!

一只大手覆上了妊乔的手,将她的手在掌心中捏了捏。

妊乔回了回神,不露声色地缩回了手,她不能急躁,不能退缩……魔君犹现在还只是一个童子,没什么好怕的!

魔君犹抬起头,望向司空云冰,声音冰冷地道:“冰魄金刚!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司空云冰微微一笑,对魔君犹拱了拱手,道:“早就听闻九幽冥宫的公子天赋异禀、资质过人,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在下是不周山的司空云冰,对公子仰慕已久!”

“呵呵呵呵——”

魔君犹冷笑着道:“冰魄金刚,你就不要再装模作样了!这样吧……我与这个臭丫头有一些旧怨要了结,你只需站在一旁不出手,你我二人就还是好兄弟,如何?”随即,他的面色一变,阴恻恻地道:“当初,八大金刚加入魔宗时,都曾立下了誓死效忠魔宗的誓言,若是违背了那个誓言,后果……冰魄金刚怕是承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