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送神

老太太走得很安静,安静到可谓寂静无声。

次日早上天色刚亮没多久,老太太就把正呼呼大睡的老林强行叫醒,然后不怕死地让意识尚未完全归位的老林开车送她去码头。当然,其实她自己走路过去也不是不行,毕竟西城街离望江路码头,最多也超不过一公里的路程。只是老太太总归心有不平,所以与其讲她是懒得走路,倒不如说她就是想折腾折腾老林,以消对江萍的心头之恨。

至于因为她招惹来一堆人渣,结果导致林淼家被偷了一堆首饰这件事——

事情都是人渣干的,跟本老太太又有什么关系?

老宝宝也很委屈的好不好!?

当了官儿的老林许久没吃过这种哑巴亏,但是面对亲妈,总不能靠暴力来抒发情绪;而且能早点送走老太太,总算是好事一桩。一想到只要送走这位眼前人,就能让这个家安宁下来,让孩子可以无忧无虑地看电视,让老婆可以自由自在地吹空调,老林迷迷糊糊中就咬牙翻身而起,然后冲进卫生间随随便便洗了把脸,连牙都不刷,就匆匆带着老太太出了门。

清晨五点出头,老林一路风驰电掣,不到5分钟就把车开到了码头。

到渡口后运气极好,正赶上第一趟渡轮汽笛作响,正要过江。

老林二话不说,当即把车开上轮船,4分钟后渡轮行驶到瓯江北岸,老林又继续一路七拐八拐,最后在老太太所住的大院外停下,将老太太直接送到了家门口。

抬起手表一看,距离从西城街家里出来,刚好过了20分钟。

老太太当时站在家门口,接过老林递给她的行礼,眼珠子都差点要瞪出来。

俏丽吗!

投胎也没这么快的啊!

老太太满脸的难以置信,凌乱问道:“怎么会这么快?”

“本来就不远嘛!”老林随口回答,一点变卦的机会都不给老太太,看了眼手表,摆出一副很焦急的样子,“我先回去了,等下还要上班呢,你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啊!”

说完不等老太太反应,转身就从狭窄的院内小路走了出去。

老太太站在门前半天才缓过神来,想挽回一下,却又不知该说什么。良久,她才一脸失落地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久不住人的老宅内,一股充满霉味的空气,扑面而出。

……

睡了差不多有十个钟头的林淼,仿佛间听到外面房门开动的声音,还以为是老林要送老太太回家。他心里带着几分窃喜,轻轻拿开晓晓压在他身上的胳膊,轻手轻脚下了床,想确认一下情况。不想走出储藏间,却发现老林满头大汗地靠在沙发上,晓晓房间的门开着,老太太并不在屋里,不由奇怪问道:“爸,娘娘呢?”

“刚才把她送回去了。”老林露出解脱的微笑。

林淼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见时间才不过早上6点12分,忍不住惊讶道:“我日,这么神速?”

“这下你和你妈都能安心了。”老林笑着起身,走进卫生间,拿毛巾擦了擦满头汗,再一看时间还早,就又脱了衣服,打开客厅的空调,一面对林淼道,“等下给你妈打个电话,让她赶紧回来。这个老娘客,屁点事就往娘家跑,老子的脸都让她丢光了……”一边骂着,一边走回卧室倒头就睡回笼觉,不到半分钟,便鼾声大作。

林淼听着老林的呼噜声,不禁摇了摇头,叹道:“这波操作,可以的。”

……

老林一觉睡到早上8点半,明显迟到却依然悠哉且心情大好地出了门——身为湖滨路工程项目的现场总指挥,他现在不用每天都去街道报道,直接去湖滨路的产业园工程办事处上班就行。甚至严格来说只要工程不出人命,他就算不去上班,实际上也是没问题的。

反正工地上的正事,全都有严晓海那条狗腿替他办好。

老林出门后不久,林淼看看时间,觉得江萍也该起床了,就给她的呼机打了个电话。

等了大概有二十分钟,江萍回了电。

母子俩寥寥几句通话,江萍那头瞬间喜大普奔。林淼单是听她说话用的调门,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她这一刻内心的喜悦,《今天是个好日子》的旋律不由自主地在耳边响起。

“你和晓晓在家里别乱跑,妈妈现在就回来!”江萍喜出望外地挂了电话。

林淼拿着话筒,原本还想说早上还有书法课,可转念一想,也就算了。

他和李晓是中远书法班vip客户中的vip,跟那些必须得按每周时间安排表上课的学生不一样,早上不去,下午或者晚上去也没问题,完全不存在“老师会不高兴”这种后顾之忧。

家里的空气,一下子自由起来。

李晓终于能无忧无虑地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随便爱看什么频道就看什么频道。林淼拿了本初中习题集过来,坐在晓晓身边,默默地陪着她,安静地刷自己的题。

两个人自得其乐,时间过得飞快。

当林淼将将刷完一套基础电学题,正要换换脑子,做一做初中生物题时,屋外传来了江萍噼里啪啦掏钥匙开门的声音。

李晓赶忙跑过去,替江萍开了门。

江萍走进屋子,充分感受到被冷气包围的幸福,开口就道:“这才对嘛!有空调不用,脑子有毛病,家里又不缺这几个电费钱。”

林淼没说什么,又看着江萍随手把挎包往沙发上一扔,然后径直走进李晓的房间,二话不说就开始扒床上的床单和褥子。

“妈,你要干嘛啊?”林淼不解地问道。

江萍头也不回,麻利拆下两个枕头的枕套,接着稍微一顿,想了想又自言自语似的道:“算了,算了,枕头也不要了,再买个新的好了!”

李晓弱弱地贴到林淼身旁,看着江萍在她房间里搞风搞雨。

江萍转过身瞧见,笑着抱起晓晓道:“娘娘睡过的床臭死了,我家晓晓身上这么香香的,可不能让娘娘污染了!你说是不是?”

李晓心思单纯,总觉得背后说人坏话好像有点不对,可见江萍这么兴致高昂,也只能小声而不确定地应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