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不可活(上)

教室里窸窸窣窣,响起一阵翻找英文练习本的声音。

宋佳倩像是挑刺上了瘾,依然没完没了地逼逼,说孩子们习惯不好,明知道早上要英语听写,也不早点把本子准备好。刘少锋脸色难看,低着头小声咒骂,甚至吐出了脏字。天生性格冷静的姜何川听见,居然神奇地对刘少锋露出一个笑脸,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

教室里暗流涌动,不安分的火苗,已经悄然亮起。

只有坐在教室最后排的竹竿同学,内心毫无波澜。

相比起某些个孽障用嘴杀人不见血的吐槽,许风帆觉得宋佳倩这种近乎暴力的语言风格,只能算作最低级的外强中干——仅仅只是刺耳而已,但要论实攻击力,那根本连他的防都破不了。更不用说直抵他的灵魂深处,让他听完后长期心灵受损,每每午夜梦回,想起某些骚话,都会有掐死说话的那个小豆丁的冲动。

“就只有这点程度而已吗?”许风帆正襟危坐装孙子,望向宋佳倩的眼神中,却满是对她战斗力的鄙夷。甚至有直接告诉他,如果宋佳倩继续作死,把某个已经破天荒24小时没作大妖的孽畜炸出来,她今天就能不能全身而退,那基本就得看命了……

“报告……”教室外头,压根儿都算不上迟到的高媛媛,弱弱地喊了声。

“迟到了,站外面。”宋佳倩冷血无情,直接走下讲台,关上了教室的门。

教室外的小美女毫无心理准备地吃到个闭门羹,小嘴一张,大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我草……

这货她爹妈没白给她取名字啊,真是越缺什么就越要叫什么。

什么鬼的的佳倩,明明既不佳、也不倩,狗日的你敢说你不是妒忌我家媛媛小姐姐的美貌?

林淼的怒气值,伴着被强行压制的起床气蹭蹭往上飚。

整个教室里,也隐隐然有一股无形的气场在翻涌。

“开始了,G,大小写都写出来。”宋佳倩皱着眉,看着安安静静低头书写的学生们,隐约能感觉到空气中的愤怒,却没有半点要缓和一下气氛的意思。

她背着手,慢慢在教室里走动,鞋跟敲着地面,发出有规律的响声。

这是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当班上的学习委员时就学会的招数。

什么叫威严?

这就叫威严!

宋佳倩满意地看着四周学生们乖乖听话的样子,视线扫过那些空座时,眼里又显出厌恶的神色。她转过头,透过紧闭的窗户,看了眼外头的走廊。走廊上影影绰绰,这么会儿功夫,“迟到”的孩子,就已经有了七八个。呵,什么好学生坏学生的,连最起码的早起都做不到,以后这教室里能有一半人考上二本就不错了。宋佳倩心里暗暗想着,又由此及彼地联想到自己高人一等的学历,刻薄的脸上,又露出一丝笑容来。

但就在这时,她突然停住了脚步。

“你怎么不写?”走到彭二月跟前的宋佳倩,突然一声喝问。

彭二月被吓得猛一哆嗦,盯着空白的本子,身上瞬间渗出一层汗来。

“问你呢!”宋佳倩暴躁地伸手,在彭二月的本子上拍了两下。

平时被老爹教训惯了的彭二月,对老师有着天然的恐惧,他肚子咕咕响着,脸上又虚汗直挂,面对宋佳倩的质问,他一声都不敢吭,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急忙提起笔,在没被宋佳倩遮挡住的本子的角落,写下了一个汉字——“计”……

宋佳倩瞪眼一瞧,瞬间就原地爆炸了。

“你是脑子有病吗?!”宋佳倩在彭二月耳边猛地一声怒喝,然后不等彭二月被吓死,转头就暴跳如雷地朝讲台走去,边走边不由分说地呵斥,“行了,都停下!你们昨天回家到底有没有给我好好复习?本来基础就一点都没有,还给我偷懒!各个都当自己是神童是吧?!”

台底下本本分分配合听写的孩子们,全都一头雾水地抬起头来,面面相觑,实在有点搞不清楚,刚才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林淼放下了笔。

到这一刻,他对宋佳倩的耐心,算是彻底磨光了。

“看看你们一个个什么样,上学迟到,复习不好好复习,早自习也不好好上,后面那个没学号的,站起来!”宋佳倩冲着彭二月吼了声。

彭二月颤颤巍巍站起来。

宋佳倩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字母“G”,然后拍打黑板,拍得啪啪作响,怒发冲冠地喝道:“这个字母怎么读?”

彭二月吓得眼泪都掉出来了,嘴唇轻颤,逼上梁山地豁了出去,“哥……”

答案一出,整个世界,全都陷入了安静。

宋佳倩像是听到了亲爹出车祸的消息,瞪大眼睛,表情夸张地愣了足足有三秒,然后怒气一收,情绪转变得毫无逻辑地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轻蔑的笑,摇头道:“就你们这个接受能力,我的教学压力很大啊。你们知不知道我那个时候上初中……”

“老师,差不多就得了,我们不是来听你讲故事的。”一个脆亮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宋佳倩的话。林淼自顾自站起来,从庄佳佳身前走出座位,走到教室门口,把门一开,门外站满了迟到的同学,然后转回头,直视着宋佳倩道,“你初中什么情况,跟我们没关系。我们爸妈送我们过来,是奔着外国语初中承诺的优质教育资源来的。要听人显摆自己有多厉害的话,学院里瓯大、瓯医、瓯师那些多大学里,有的是学科带头人,瓯医眼视光专业国际领先,光全国医学会的委员就有三个,其中两个上个月还跟我爸同一张桌子喝过酒,他们说话我都不爱听,你说我听你一个刚毕业的菜鸟吹牛,有什么意义?”

说完不管宋佳倩脸色难看,又招呼门外的同学们道:“都进去坐吧,学校规定的上课时间是早上8点,第一节都还没开始,谁也没资格让你们站在外面,不用怕。”

站在最前头高媛媛看看明显怒火中烧的宋佳倩,又看了看林淼,犹豫着不敢迈出一步。

林淼想都想,牵起她的手,就直接往教室里走。其他几个站在教室外的孩子见状,也都壮着胆子,在宋佳倩吃人的目光下,跟着高媛媛和林淼走了进去。

坐在教室里的好孩子,何曾干过这么刺激的事情,刘少锋几个男孩子,各个都看得热血澎湃。

小姑娘们更是兴奋得恨不能直接把林淼搂进怀里,拿豆腐撑死他。

“好帅……”朱佩慈跟同桌蒋琴琴对了个嘴型。

蒋琴琴手握成拳,比朱佩慈更激动地连点了好几下脑袋。

宋佳倩看着迟到的学生们一个一个坐下,脸色越来越黑。

姜何川忍不住对刘少锋道:“他死了……”

声音略有点失控的大。

许风帆听见,嘴角却不由地微微一扬。

真羡慕这些单纯的娃,没见过世界的险恶,不知道人间的深浅,更不懂得恶魔之子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