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同样是被打脸,有些人挨了打不但照样活蹦乱跳,还能把打人的恶心个半死,另一些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点的,就会出现脸被抽肿的强烈不适感。

江洋甜在心上的时候,杭州某大楼内,《曲江南都报》的几个主要领导正围在一起,反复看着今晚刚在东瓯电视台播出过的一段录像。故意关了灯的漆黑会议室里,二手烟早已充满了房间,却没人肯稍微动一下手,去把窗户打开,让风透进来。他们沉默着不说话,似乎是在惩罚自己,又像是故意在制造压抑的气氛。看着屏幕上那个七岁小屁孩用流利的英语跟老外对话,尚主任的脸色,简直黑得要和环境化为一体。

咔嗒一声轻响。

本没资格出现在这个会议室里的一个年轻人,小心翼翼推门而入。

袁佳洁走进来,轻声喊道:“尚主任,您找我?”

“嗯。”尚主任点了下头,指了指电视屏幕,“小袁,你来看看这个。”

袁佳洁奇怪地走上前,电视里的片段,正放到末尾。

尚主任拿起遥控,又把画面倒回到带子的第一秒。

袁佳洁静静看着,脸色也慢慢难看起来。

等到这一次播放完毕,房间里的灯,突然一亮。

袁佳洁环绕四周,看清屋里几个人的面孔,整个人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社长……”她轻声喊出来。

社长沉着脸,稍微抬了下手,袁佳洁马上闭上了嘴。

“这是今天晚上,大概也就半个小时前《东瓯市新闻联播》的内容,幸好我们隔壁楼就是省电视台大楼,有人把这段节目录下来,特地送过来给咱们的。”社长坐下来,又掏出一根烟,默默点燃,会议室里几个大佬,全都不吭声,只听他一个人缓缓道,“我平时根本不看东瓯电视台的节目,我都不知道我家里能不能收到这个频道。不过东瓯市八九百万人,今天少说也有三分之一看到他们的这个新闻了,不用等到明天天亮,他们那边,全市就会有几百万人,说咱们《曲江南都报》最近几天做的报道,全都是在放屁。我现在就想知道,这件事,你们是怎么想的?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尚主任,你是这个报道的直接负责人,你先说说。”

尚主任低着头,安静了一会儿后,才慢慢说道:“这件事,我觉得还要继续调查。”

“为什么?”社长保持耐心地问道。

尚主任道:“我觉得这个新闻,出现的时间太凑巧。我们早上刚发了声明说要继续调查,他们晚上就把这个东西放了出来,太刻意了,就像是故意挑在这个时候出示证据,让我们无话可说一样。按我看,搞不好还是林国荣给他们地方电视台打了招呼,想把事情压下去。这不是证据,这是做贼心虚。”

“对!”袁佳洁突然插嘴。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的尚主任,略感不满地看了她一眼。

社长却道:“小同志有什么想法,也可以说说。报道是你写的,具体什么情况,你比较了解。”

袁佳洁得了社长的应允,放心说道:“社长,尚主任,各位领导,我觉得尚主任刚才分析得很对。东瓯市那边,应该是心虚的成分居多。而且有些事情,眼见也不一定为实,这个小孩说不定只是模仿能力比较强,本身的英语水平,不见得就有新闻画面里表现出的那么高。还有,地方上新闻联播,画面大多都是录播的。如果是录播的话,多摆拍几次,想做出这样的效果也不难。从证据学的角度上看,这个新闻画面,根本证明不了什么!”

社长和报社集团的几个大佬对视几眼。

资历更老的集团总经理双手轻握成拳,抵住下巴,抬头看着袁佳洁问道:“小袁是吧?你调查这个报道的时候,是认真确定了真相的吗?你确定你的报道方向,没有偏差?”

“我确定没有!”袁佳洁笃定地点了下头,“我的新闻线索,就是从这个小孩身边很近的人那里获得的。我在东瓯市调查了三天,获得的所有证据,也全都指向我的报道结论。还有……我还给了尚主任另一个直接证据。”

“什么证据?”社长问道。

“我们有一段录音,林国荣的母亲,亲口口述的。”尚主任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盘磁带。

总经理站起身,走到屋外,喊了秘书一声。

不一会儿,秘书拿就来了一台录音机。

几分钟后,等会议室里的众人听完磁带的内容,袁佳洁刚要开口,报社集团的总经理,却打住她道:“不用翻译了,我就是东瓯人。”

总经理三言两语,就把录音里的话,转述给了其他领导。

会议室里一阵长长的沉默后,职务最高的大佬,集团的董事长,缓缓开口道:“小袁啊,还有小尚,你们报道的具体内容,我们这边这些人,是管不着的,你们写文章的人,要自己把好自己的关。我们做媒体的,最重要的资产就是社会信誉,是公信力。公信力没了,市场也就没了,市场没了,大家的饭碗也就没了。

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你们必须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不要失信于你们的职业操守,更不要失信于民。既然方向没问题,要查,就继续往更细的地方去查,把它查成翻不了的案,这件事才算收尾。像林国荣这种滥竽充数还滥用职权的人,国家容不得他,群众更容不得他。东瓯市宣传系统给你的压力,我们来担,具体的事,你们尽管放心去做。”

话刚说完,会议室外,又走进来一个秘书。

他匆匆上前,递给社长一份传真。

社长接过扫了一眼,转手又交给了董事长大佬。

董事长大佬仔细一瞧,只见传真上只有寥寥几行字。

“回函。《曲江南都报》编辑部:你报要求与我单位继续共同调查我市学生林淼跳级情况的要求,我单位经研究后,予以驳回。你报关于我市学生林淼的报道,真相现已查实,我市学生林淼,并不存在学业成绩造假的情况。我单位再次重申,你报在该报道上存在事实错误,请停止不实报道为盼。东瓯日报集团东瓯日报总编办秘书科,1995年9月10日。”

“这是……不让咱们查?”董事长嘀咕了一句,转头又问秘书,“这个传真,刚发过来的?”

秘书道:“对,就两分钟前。”

“话还说得挺硬。”董事长笑了笑,“不过《东瓯日报》的同行,职业素养还是差了点。我国可是有新闻自由的地方,他们说不查,我们就不查了?小尚,把你手头所有的证据资料,全都给我弄一份,我今晚就要。还有,那个……小袁,再写点东西,明天星期一,发个特评,跟《东瓯日报》好好发声招呼。”

“好!”袁佳洁精神抖擞。

“散会。”董事长带头,几个大佬鱼贯走出会议室。

一小时后,董事长的秘书带着一个装得厚厚的牛皮纸袋,走出了《曲江南都报》大楼。次日早上天快亮时,这个牛皮纸袋,就已经静静躺在了曲江省教育厅办公室主任的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