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林淼跟丁少仪打完电话后,迅速列了一张名单。名单上别说十八个名字,根本连八个名字都凑不出来。毕竟不是丁少仪,手里下哪儿有那么多笔杆子可供驱使。

林淼仔细回想,从上辈子到这辈子,自己从小到大遇上过那么多人,真正能配得上“笔杆子”这个称号的,全部加起来,或许都不到五十个。而且这其中有一大半人,眼下根本和他不认识,年龄上算,也跟他差不多,现在都是十来岁的小孩,每天写一篇日记都还费劲呢,根本指望不上。除去这些未来的瓯城区各衙门办公室主力,剩下寥寥不到十个林淼目前所能接触到的“文人”,其中绝大多数,则根本不可能替他写,比方丁少仪本人。

林淼思来想去,最后名单上居然只剩下寥寥三个人可供一试。

第一个是鲁建波。鲁编被日报流放到江北县看大门后,想来日子一定过得极其贫穷且枯燥。老鲁是个靠谱的人,要不是莫名其妙被袁佳洁拉下水,绝不至于混到差点丢饭碗的地步。要不是鲁编的文字风格还不太了解,担心他写出来的东西无法跟何胜明文风平稳贴合,林淼保证今晚就让老林亲自开车去把他请过来。也因为这个原因,林淼暂时把老鲁放在了考察顺序的最后一个。江北县的县衙门在山窝窝下面,坐渡轮过去后,还要再开一小时左右的车才能到,路途遥远,要等下星期六,他才有空跑一趟。

第二个人选就离得很近,但可行性比老鲁低一半都不止,是张幼薇。张幼薇的水平完,自然全无需质疑,能给老王当出国随行翻译的大学英语教师,中文功底绝对不会比外国功底弱,加上家学渊源,有张健那样的父亲,从小耳濡目染,真写起东西来,文笔不见得会比鲁建波那样的三十年老记者差。只是张幼薇平时要上课,时间上不是特别富余;而且毕竟不是专业搞文字工作的,写个一天两天或许不成问题,但让她每天坚持写,恐怕就不一定吃得消了。术业有专攻。相比让张幼薇代笔,林淼内心其实还有个更大的野心——

能不能让大美人舅妈,每天翻译2000字的《寻仙》?

《寻仙》要是能卖到海外去,万一火了,那就是东方版的《哈利波特》啊!

到时候自己还不一步登天,直接就成国际文化名人了?

不过林淼毕竟不是何胜明,想法归想法,饭还得一口一口吃。书要卖去国外,要包装,要炒作,要营销,中间情况复杂,资源不能乱用,不能着急,也急不来。

鲁建波和张幼薇之外,第三个人选则纯粹是抱着撞大运的心态。

要说外国语初中里头,有哪位老师兼具水平过关、时间充裕、做人靠谱、性格优良这几个林淼当下急需特质的,那估计也就只有老狄了。老狄这货学历史出身,本身是个本科毕业的,文字功底应该差不到哪里去,而且关键是《历史与社会和思想品德》这本门,他压根儿连备课都不用干,每次林淼去办公室,不是看他在改卷子,就是自己和自己下围棋,而且按比例算的话,下围棋的时间大概占到八成以上,可见其工作闲得多有蛋疼。

至于做人靠谱和性格优良,这应该得归功于同行的衬托。有过宋佳倩的极端例子之后,林淼现在感觉学校里的每个老师性格都挺好的。所以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烫头的老狄在林淼看来,品性上绝对是值得托付重任的。

这么一想,林淼反倒觉得,明天上学后,可以先去找老狄问问。他要是答应,不妨直接就让他写点东西看看,水平过关的话就直接上马。

主意这么一定,林淼心里就稍微踏实了。把杂念一收,就拿出书包里的卷子,开始他今天下午的主要工作。一心一意刷《自然科学》的学科竞赛真题卷,效率一般般地做了一个多小时,4点出头,老林回到了酒店。还把丁山和丁凯父子俩都带了回来。

丁凯眼睛通红,明显是哭过。

丁山则一脸麻木,也不知道刚才在看守所里跟林国玲说了什么。

老林眉头微皱,显然情况不太好。

林淼没急着打听,丁凯却忍不住跟林淼叨叨起来:“阿淼,我妈要坐牢了你知道吗?”

林淼摇摇头。

不是假装,是真的没有收到具体消息。

丁凯继续道:“我妈要是真进监狱了,我明天就弄把刀去警察局,把那些警察全都捅的。妈的大不了要死一起死!”

林淼听得嘴角抽了抽。

老林立马眼珠子一瞪,呵斥道:“乱说什么?再敢乱说,信不信警察把你也抓了?”丁凯见到老林就像老鼠见到猫,完全没有像在林国华面前那样放肆的胆子,马上闭上了嘴。

老林掏出烟来,抖出两根,扔给丁山一根,点起烟来深吸一口,沉声对丁山道:“阿玲这个案子,现在谁都没办法翻。阿华沙场里的合同是她自己拿出来的,银行那个贷款合同的字是她自己签的,去银行帮她拿钱的两个狗东西,也是她自己用银行的电话叫过去的。警察办事是讲证据的,她这么一弄,现在所有证据都明明白白的,昨天警察给她录口供,她也亲口承认了。现在省里都盯着这件事,市里和区里谁敢开这么口啊?阿玲八年前在区检察院里还有案底,算累犯了,接下来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法院判成首犯……”

一直沉默的丁山突然问道:“要是判成首犯,是不是就要枪毙了?”

老林抽口烟,微微皱眉点头。

“现在省里、市里、区里都在搞严打,阿玲这回就是往枪口上跳。最近路上贼都没了,偷几百块就能判个半年,阿玲这几百万,就算不枪毙,最少也是个无期……”

林淼听得有点蒙。

这就够上极刑了?

林国玲要是真被枪毙,自己这个幕后黑手,是不是就罪过有点大了?……

林淼沉默了,这件事的后果,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原本只是想让林国玲坐个七八年的牢就差不多了,谁能想到三百万居然会变成六百万?

良心大大的不安呐……

房间里骤然安静下来。

丁山拿着烟不抽,半天才深深吸一口气,把烟放在了茶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