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寻仙》换代笔的事情,对眼前的林淼一家来说不算大事,毕竟这本书能否在未来的文化市场上一炮而红,现在还不好说。挖到老狄算一个意外收获,由老狄和《寻仙》联想到的要创办文化公司的事情,则又是另一种思路上的收获。

林淼一下午拿到两个未来可期却无法确定是否能往大了兑现的隐藏收获,有种在经历过漫长重生岁月后,突然收获两个“随即抽奖宝箱”的错觉。坐在车里返回华侨大酒店的路上,他很是茫然了一阵,才慢慢回过神来,开启这两个宝箱的条件,无非就是两个字。

一曰等,时间到了,自然就瓜熟蒂落能看出来。

二曰稳,虽然瓜熟蒂落是早晚的时候,但自己的输出还要是维持住,《寻仙》该好好写就好好写,不着急,不冒进,但也不能保守。如果能借个机会炒作一波的话,千万不能放过机会;如果找不到机会,那就自己创造机会。实在不行,跟老林一起捆绑销售也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真相:我们在谈论别人的时候到底在谈什么》这本书,因为最近连续的春晚彩排、林国玲诈骗案以及临近期末林淼自身的考试压力加重,感觉短时间是出不来了。而且创作激情貌似也已经消退得差不多。毕竟时间一晃快两个月,林淼回头看那场神童造假风波,仿佛都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该出的气早就出了,胸怀像大海一样宽广的淼爷,怎么可能还有多余的情绪去想着怎么吐槽那件事?除非现在又有个王八蛋跳出来骂自己……

嗯?这貌似倒是个办法!

林淼脑海中灵光一现,正要转头对老林说,要不咱们自己自导自演来一波,请个演员来打假吧,不想老林却突然快了一嘴,突然说道:“上次去京城说那个什么电影,市里头说可以考虑一下,等咱们那个文化公司开起来,刚好可以用公司的名义投资。不过咱们这个公司弄起来,法人代表写谁啊?我和你妈都有公职,总不能写你吧?”

“怎么不能啊?”林淼一听老林说起《甲方乙方》,差点要拍脑袋自责十五分钟,这件事真是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了,“我都能在《东瓯日报》上班,工龄都有了,还有什么职务不能挂名的?实在手续办不了,大不了先挂舅舅,再搞成股份制,把股份倒回我身上。”

“那行,明天也顺便把这个事问一下。”老林很干脆利落地答应,然后忽然又感慨道,“咱爷儿俩现在是真的忙啊。爸真是活到这把年纪,才明白什么叫时间就是金钱,不过说来说去,还是托了你的福。爸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让你妈把你生下来。”

林淼反问道:“不然呢?”

老林笑道:“不然就听你姑妈的话,把你也打掉了嘛!”

林淼大喊一声我草,拍拍胸口,心里对林国玲的那一丝愧疚,顿时荡然无存,心里无比惊恐又庆幸地想,投胎这件事,风险好特么大……

提到林国玲,话题却没往林国玲身上延伸,林淼又继续和老林聊了下市里头对《甲方乙方》的投资意向,确认这件事有戏,感觉不日可以找冯大导详谈一下。

片刻之后,6点不到,桑塔纳开回到了华侨大酒店。

在酒店大堂经理殷勤、热烈、情感澎湃的问候和注目礼下,林淼跟老林径直进了电梯,没一会儿就回到了住到今天却仍未退掉的酒店套间。

老林开门进去,进屋就开了暖气,林淼心里马上想到,京城比东瓯市至少要更冷两个级别,等下个月再过去,等记得让老林给京城的房子安上地暖才行,可不能把金刚小萝莉冻着。

酒店房间里没人,江萍下午下班后跟老林分道而行,老林去接林淼,江萍去接晓晓,然后直接去东瓯大学的琴房练琴——为了保证春晚表演万无一失,现在瓯大的琴房里每天都有王岚的秘书黄清清小姑娘在盯梢,晓晓已经失去了看动画片的自由。

小可怜现在每天晚上练完琴回家,都要跟林淼呜呜呜,说自己白天在学校上学,都听不懂班上的同学在说什么了,为什么神龙斗士会变成龙神丸,登龙剑怎么就变成凤龙剑了,西米口怎么就跟虎王谈恋爱了,虎王是谁啊?林淼很能理解晓晓的难过和困惑,想当年他也好痴迷《魔神英雄传》啊,一边想一边打开电视机,刚好屏幕上就在播放龙王丸一刀把对手劈成两半,随即没几分钟,就响起了高桥由美子演唱的片尾曲。

林淼感觉自己可能真的和动画片有缘无份了,听着歌,看老林跟楼下前台打完点餐的电话后,随口问他道:“爸,我们今天还住这里啊?”

“要住到年底了。”老林笑着放下电话,坐到林淼身边,摸林淼的头道,“你妈早上把房产证都拿回来了,我想想反正楼上和对面都要装修了,干脆把四间房都一起装修完算了,明天让你妈回家拿几件厚的衣服回来,等过完年再回家。”

林淼问道:“那过年也住酒店?”

老林笑着道:“你和晓晓不是要去京城表演吗?到时候全家一起去好了。”

林淼一时间思维定势道:“阿妈晕机啊。”

老林早有方案地回答:“提前几天坐火车过去。”

“也对……”林淼点点头,随即又想一家人要去京城,就必然要住到羊皮胡同,一想起羊皮胡同,就又联想到了秦晚秋和徐毅光,最后居然又拐回到了林国玲身上,于是接起刚才没能深入下去的话题,突然问道:“姑妈现在什么情况?”

老林的笑容微微一收,有点无奈道:“不好办啊,我过几天再找个律师问问,现在最多也就尽可能想办法帮她减几年。”

林淼沉默几秒,老林还当他是在替林国玲想办法,却不想林淼一开口,就直接把林国玲的生死置之度外,说起了跟这场判决不相关的事情。

“爸,反正一个律师也是找,你干脆多找两个好了。餐馆的合作协议要抓紧时间跟克勤签了,我和舅舅的股份转让协议也要拟,还有接下来办公司,杂七杂八的事情你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的,也得找人代办。咱们好像已经是大户人家了,需要一个专职的法务顾问了……”

老林闻言一怔,随即又露出了微笑,点头同意道:“明天吧,我让人帮忙找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