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刷刷复刷刷,淼淼埋头刷。

规律而平庸的日子过了两天,当林淼一边摩拳擦掌准备着去全市学科竞赛的考场刷一波声望,一边兢兢业业、老老实实地把《寻仙》翻译到了第五章,到了周四这日,老林那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东瓯市天源文化创意投资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下来了。林淼从得意洋洋的老林嘴里听到这个消息后,脑子里不由duang了一下。

毕竟在所有人的眼里,老林这三天的行程日记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11月21日,周二,早上看报、抽烟、喝茶,下午去丁少仪那边坐了一下,碰到市文联的主****说晚上想请本大爷吃个饭,但是我痔疮犯了,不能喝酒,所以严词拒绝。

11月22日,周三,早上看报、抽烟、喝茶,和严晓海吹牛逼,下午去张开那边坐了一下,碰到罗万洲,我们谈了下《甲方乙方》的事情,一致认定姓冯的是个穷逼,这个生意可以做,因为穷逼最听话了。但是我不知道把姓冯的名片扔哪儿去了,等下回家找一找。

11月23日,周四,早上看报,看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儿子交代的事情,然后打电话跟街道工商所的所长提了一下,中午又找区工商局的局长老孟,去克勤店里吃了顿饭。丁山居然已经开始上班了,菜做得很可口,老孟赞口不绝。下午又去张开那边坐了下,正想告诉张开,老子把姓冯的名片弄丢了,大哥大突然响了起来。老孟说营业执照办好了,法人代表直接写了我儿子的名字。这效率,没话说,给老孟点个赞!晚上在一件衣服的口袋里发现了姓冯的电话号码,原来是阿萍那个没脑子的老娘客,把老子的衣服拿去酒店的洗衣房了。

“你个老娘客!洗之前你不会摸一下兜吗?”老林拿着冯大导那张已经模糊到辨认不出的名片,在酒店房间里暴跳如雷。晚上9点半,刚一回家就突然遭遇老林谩骂的江萍,立马脸色一黑,转头就下楼另外开了个房间,有钱就这么任性。

华侨大酒店最便宜的标间,一晚上也要一百二,而这一年的江萍为人洒脱,花钱豪迈,直接开了个两百的。反正住酒店套间,一天要四百,按住三个月的时间来算,根本不在乎再多花两百——面对每月高达一万二左右的天价房费支出,正经工资每月到手仅1320元的老林根本不在乎,每月到手1080元的江萍也完全无所谓,本月稿费收入已经成功破万的林淼,更是发自肺腑地觉得,偶尔连续奢侈三个月,也不是不可以。谁让家里在装修呢?

理由很正当啊!

拿到营业执照的林淼,感觉老林暂时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把执照收好后,就屁颠颠跑下楼去,也让老林尝尝什么叫众叛亲离的滋味,料他也没胆子趁江萍不在就去找小妹妹谈人生。

乓乓作响敲开江萍刚开的房间的门,晓晓从里头把门打开,林淼做了个小声的手势,就听江萍在里头跟黄清清哭诉老子不是人,可怜自己每天这么辛辛苦苦,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为这个家操碎了心,结果那个王八蛋居然为了一张名片吼她!

林淼听愣了。

这就结成闺蜜了?

看来江萍的社交能力伴随着林夫人光环亮度的增强,进步相当显着啊!

林淼叹口气走进去,看了看房间的布置,见屋里只有大床一张,那晚上就没法在这里睡了,还得回楼上去。跟在林淼身旁的晓晓,小声问道:“淼淼,你晚上不学习了吗?”

林淼毫无理由地蹲了下来,道:“今晚太兴奋,我要稍微冷静一下。”

晓晓也跟着换了个蹲姿,身子前倾,额头贴着林淼道:“为什么兴奋呀?”

林淼沉声道:“你知道的,我作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优秀少先队员,毕生的理想就是要为社会主义做贡献,但是现在,我却拿到了一张营业执照,成了一家私营企业的法人代表。我一想接下来几年,我马上就要财源滚滚,富到流油,中国的贫富差距将因我卓越的个人水平和非凡的业务能力而进一步拉大,我的心就好痛好痛。”

晓晓完全听不懂林淼在说个鬼,很配合地问道:“那怎么办?”

“怎么办?问得好!”林淼突然跳起来,避开晓晓快扑进他怀里的身子,正色道,“有道是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林三水一家受我党恩惠方有今天,到了这步田地,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决定了,我们公司必须要设一个党支部!明天马上招工,待遇从厚,党员优先!”

江萍转头白了林淼一眼,很生气道:“阿淼,妈在打电话,你不要吵行不行?”

林淼马上问道:“妈,你问一下清清姐姐是不是学法律的,要是的话问下她要不要办个停薪留职,到我们家公司上班,一个月税后工资2500!社保医保全都有!”

江萍听完一愣,还来不及问电话那头,清清就先兴奋地大喊起来:“江萍姐!行啊!我可以的啊!一个月真的有2500吗?”

声音有点响,林淼立马冲过去,抢过话筒道:“是真的!比真金还真!”

清清着急追问:“你们家要开什么公司啊?主要营业内容是什么?”

“名义上是文化投资公司,实际上除了刑法上标明不能干的事情,基本什么赚钱就干什么,目前的主营业务是推广我和我爸署名的书,已经确定明年纯利润超过200万人民币,你要是现在就加盟,我现在就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兼法人代表的身份,%的期权股份,清清同学,就告诉我,心动不心动!”林淼随口就画饼,画得还极抠。

但那头的清清却真的意动了,不由问道:“那我现在过去的话,要做什么工作啊?”

“简单!”林淼道,“我司的具体项目现在都已经在平稳运行中了,不用你动手,你先过来给我当助理兼秘书兼法律顾问兼行政前台,现在我司只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我最近打算霸占……啊呸!我打算收购一家餐馆,重新整合配置资源,引导东瓯市餐饮业向高端放方向发展……”

清清被林淼侃懵了,弱弱问道:“餐馆也算文化吗?……”

“胸怀大一点啊!姑娘!”林淼大喊道,“餐饮文化怎么就不是文化了!做人不要这么狭隘啊!”

清清陷入了沉默。

而同一时间,楼上的老林,居然凭借名片上淡得几乎快看不出来的数字,拨对了一个号码。

“老冯啊?我,林国荣,你那个项目,我们市里说可以坐下来谈一谈。投资……预估三百万吧。多方投资,市里和私人企业一起投,东瓯市天源文化创意投资有限公司……你们过来?行行行行,欢迎欢迎,当然欢迎!热烈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