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七百三十章 骗贷风波(下)

偌大的会议室里寂静无声,所有人无言以对地看着咆哮的小豆丁,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转到张开手上的贷款合约,代表着程序正义;扔在桌上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代表着司法界限;林总队长慷慨激昂的发言,背后竖起了爱国、奉献、牺牲、公正的道德大旗;话里话外,还透着爷爷上头有康知府,你们想弄我,最好先掂量掂量的意思;以及真枪实弹的,要撤掉本年度计划中,除旧城改造之外,全市最大重点建设项目投资的威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胁之以威,一个八岁的小孩,堵死了满屋子大小干部的路。

幸好,大家本来也就没打算拿林淼怎么样。怎么说小豆丁也是东瓯市的名片,属于城市一级保护动物,在没有闯出实质性大祸的情况下,对林淼下手,和抽自己嘴巴子有什么区别?东瓯市文化出版社八楼团市委市少先总队队部办公室里的那些奖状、奖杯、奖牌,当真只是摆设?那可是东瓯市小学教育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撕掉这一页,丢的可是全市的脸!

名声这东西就和林淼非要保留的市少先总队总队长的虚职一样,平日里看着没用,但到有用的时候,它展现出来的威力,绝不是那些从小到大连全班第一都能拿过一次的人可以体会和理解的。当务虚的力量由虚转实,其所影响的,将是一个群体的行为方向!

当全社会达成共识,认为一个人不该被如何,又应该被如何,那么在这种情形下,所有的社会规则、法律标准、道德要求,都要为此让路。

正如此时此刻,就算傻逼都知道,让一个八岁的未成年人,拿着银行的两个亿贷款跑去炒股,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但偏偏在神童光环的积威之下,在林淼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倒性道义之下,张开他们却愣是找不出任何理由,用来追回被林淼贷走的两个亿。甚至不但不能追回,而且还必须得好好哄着,生怕把这位小爷搞出负面情绪,影响到城市建设进程,影响到市领导的工作计划,影响到东瓯市的脸面……

难啊……

张开挠了挠头,沉声道:“请《东瓯晚报》的同志说一下你们的情况。”

话一落下,林淼和江洋都愣住了。草你奶奶哦!还真有脸过来?

全场所有人,齐刷刷望向坐在下首靠近墙角位置的某个油腻死胖子,胖子一头中分,头发略长,他紧张地捋了一下从额头上挂下来的刘海,又小动作不断地推了下眼镜框,面对怒气冲冲的保护动物和满屋子已经有点不耐烦的警察叔叔,说话都磕巴了:“这……这件事情,我们昨天也讨论过。首先事情本身确实没错,对吧?这个这个,我们确实有个记者,从周行长那里获取了第一手消息,林……林同学他确实是向银行贷款了两个亿,然后答应给农村信用社的钱,没有一次给到位,只给了五百万。

这些消息,我们的人也是去实地了解过的,而且我们报道上写得也很清楚,那个标题是《我市知名神童林淼疑挪用贷款》,各位林淼注意我们这个用词,疑,疑似的疑。我们可没有私设公堂啊,新闻上的每个字,都是有根据的,我们也没有说他犯法对不对?那些都是市民们的臆想。举报信我们是肯定没写过,最多也就新闻最后那一句,希望有关部门能给社会一个真相。我们是做社会新闻的,舆论监督嘛,总该有那么一句,就跟此致敬礼是一个性质。”

死胖子的话越说越顺,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但一边说,又一边慢慢低下头来,不敢和林淼有眼神上的接触。说到最后,舔舔嘴角的白沫子,总结道:“所以这其实压根儿就是误会,我们并没有针对林淼同学,更没有刻意煽动社会情绪的意思。对林淼同学为东瓯市做出的贡献,我们报社由始至终都是钦佩的,肯定的,对林淼同学这个人,我们一贯都是关心的,是爱护的。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如果林淼同学感觉受到了委屈,受到了不公正对待,那么我在这里,代表我们报社,诚挚地向林淼同学道歉。”

死胖子站起来,恭敬地朝林淼九十度弯腰鞠躬:“林淼同学,对不起了!”

全场静默。

林淼盯着胖子看了片刻,说道:“叫爸爸就原谅你。”

死胖子弯着腰:“……”

徐毅光忍不住道:“淼淼,够了。”

林淼换头看看徐毅光,点头道:“好,给岳父面子。”

这下子屋里头再没人笑了。

甚至有点羡慕徐毅光,娶了个大美妞就算了,还附带一个女儿勾了个神童女婿回家。至于八岁小孩懂什么爱情这种逻辑——俏丽吗!林淼这小崽子能用年龄标准来评价吗?!

别的单位的人是不知道林淼干过什么,但在政法口这一片,淼爷的百步穿杨神功,可早就是不能说但又近乎公开的秘密了。去年那个黑胖子是部委通缉要犯,是跨国的重犯,干掉那货之后,东瓯市刑侦大队和打黑办直接拿下了集体二等功。市公安局的证物保管室里,那把诸葛连弩,至今都还闪耀着强力打击犯罪分子的光辉……

念至此处,在去年风波中幸运着陆、没被波及的市公安局局长赵东来,忍不住替林淼帮腔道:“虽然没有主观恶意,但你们报社的新闻报道,确实是给林淼造成了直接的名誉损害和负面影响,我仅以一个普通市民的身份建议贵社,最好能尽快登报向林淼同学道歉,尽快消除负面影响。还有涉及这篇报道的记者、编辑、相关领导,最好也当面登门道歉一下。”

“是是是,这个没问题,完全没问题!”胖子连忙说道,“不过写报道的这个记者,上星期发完这篇稿子后,就去《曲江日报》报道了。”

林淼疑惑地盯着胖子问:“这么巧?”

胖子嘿嘿嘿笑道:“也不是巧不巧的问题,她入职我们单位也就个把月,一开始就没准备在我们报社长待。入职之前就已经报名《曲江日报》的社会招聘考试,个人也比较努力……”

“停停停停!”林淼打断道,“大叔,我先请问一下,你到底是《东瓯晚报》的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