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七百五十三章 你已经失去本宝宝了

晚上回到家时,明月小区里一群小孩正在跳皮筋。

五月份过半,东瓯市的夏天,其实已经来了,白天显得格外长,傍晚时分到处都是人。王斌小心翼翼地把车子在林淼家楼前停好,然后林淼从车上下来,边上的笑声立马弱下去很多。

从去年秋天一直闹到现在,足足三个季度过去,林淼的名声已经被妖魔化得很厉害。

不管是贷款配资炒股,还是被质疑各种比赛资格及成绩造假,以及最近刚有苗头的有人拿《寻仙》和《猎魔笔记》的创作说事,指责林淼公然搞代笔,是在侮辱读者的智商,号召全国读者不要购买这两本小说,坚决不能让造假成性的林淼从中获益,否则就是鼓励造假,损害其他优秀作家的利益,是在纵容犯罪,是在拿一个错误典型误导全国青少年。

总而言之,帽子扣得很大。

但同样的,巴掌和真香声音也很嘹亮。

高喊林淼贷款配资炒股不是人的,自己也在炒股,甚至心底里巴不得多几个像林淼这样的人入场,好把股价拉高,而且事实上股价也确实在涨个不停。

指责林淼比赛资格有问题的,至今没等来任何一个官方回应,无数举报信发到央视和教委,全部石沉大海,反倒是林淼即将以八岁的年纪参加中考的消息,在临近六月份的节点上,慢慢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话说中考这种事,总不可能作弊吧?再退一步说,在现在如此大的舆论压力下,林淼还敢扛着风险参加考试,那岂不更说明他是货真价实的?

数不清的人恨不能借林淼的中考资格碰一个天大的瓷,但林淼参加东瓯市学科竞赛的成绩摆在那儿,中科局领导和京大数学系教授的证词也摆在那儿,但凡心里有点儿逼数的,谁又敢拍着胸脯说林淼的成绩就是假的?所以除了叫唤,个别人真的不敢再更进一步去试探。

至于号召不要买《寻仙》的,这几个月来,脸颊几乎没有半秒钟是不肿的……

《寻仙》第四册卖到550万册,只是明面上的数据,看整个国内的图书市场,算上盗版,《寻仙》的单册出货量至少在每月3000万册以上。至于这些盗版里头,有多少是丁少仪自己策划的,林淼就索性装聋作哑,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

在一群小孩充满敬意和惶恐的眼神中,林淼带着保镖和秘书上了楼。

走到四楼,黄清清拿出钥匙,跟林淼挥挥手,直接进了401。这家人已经搬走了,林淼花了五十万,将近三倍的价钱把这套屋子买下来,就是图个心安。以后哪怕黄清清不给他当秘书了,换个新秘书,照样能过来住。而且将来房子必然涨价,明月小区70平方的屋子,差不多能卖到200万,即便算上通胀,现在花五十万买下,其实也不算亏。

而402就有点难搞,那个炒股的中年男人已经神经错乱到狮子大开口,居然管林淼要两百万才肯卖,有天晚上还在楼下按门铃把林淼喊下来,说是180万也可以考虑。林淼想都不想,直接让那傻逼滚蛋。不过这样一来,王斌就没法搬过来住了,每天还得大清早起床出来上班。

但好在王斌本来作息习惯就非常良好,晚上去读个夜校,一般回到家10点不到就睡。

“林总。”王斌把书包递给林淼,“我走了啊。”

林淼接过书包,随口说了句路上小心,便关门进屋。

王斌笑了笑,转头看一眼401紧闭的房门,然后脚步轻快地走下了楼梯。x

边上402的房门这时悄悄打开,中年男人鬼头鬼脑地探出头来,看看401,又看看林淼家的门,然后狠狠往地上吐了口痰。401那个废物,50万就把房子卖了!这点诱惑都挡不住,垃圾!还有林淼全家,都挣那么多钱了,还跟他计较几百万,也是垃圾!为富不仁!呸!

走进家门的林淼,忽然有点想打喷嚏,但看到江萍坐在沙发上,就忍住了。不然这个喷嚏一出来,他明天估计还得穿回三件衣服,江萍才不管什么气温28度,反正只要她觉得林淼冷,那林淼就一定是冷,在穿衣服这件事情上,绝没有商量的余地,神童光环也没用!

林淼走到江萍身旁,放下书包往沙发上一坐。躺在沙发上的江萍懒得不行,伸腿踢了踢林淼,问他道:“你星期六去京城,要不要给你收拾几件衣服啊?京城那边的房子里只有冬天的衣服,短袖衫一件都没有。你衣柜里好多衣服反正都不穿了,干脆拿过去换好了。”

“随便你吧。”林淼懒得在这种小事情上跟江萍多废话。

这周六他要去京城参加全国初中生作文竞赛,靠着去年的全国特等奖光环,这回是直接被举办方拉进了决赛,中间省掉一大堆时间。

在林淼想来,这应该就是他最后一次参加作文比赛了。毕竟每次比赛都相当于是在赌名声,作文比赛的评判标准又太主观,风险和付出远大于收益,实在没必要再图这点履历。

等明年上了高中,他大可以借口学习太忙推掉所有比赛邀请,坚决不给傻逼留下任何攻击他的机会。不过也不是什么比赛都不去,不出幺蛾子的话,学科竞赛还是可以试一下的。

再怎么说他也是前世考进过211的存在,接下来读高中,基本等同于时隔二十年再重新高复,知识虽然忘得差不多了,但“感觉”多少还在。加上这回高中铁定要上最好的,师资力量比前世还强,所以乐观预测,效率上肯定比前世那会儿只高不低。

林淼挨了江萍两脚,默默站起来,左右看了看,见家里这么安静,不由奇怪问道:“晓晓呢?”

江萍懒洋洋回答道:“在楼上写作业。”

这么神奇?

林淼略微有点震惊,正要上楼去看看,老林书房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江萍躺着一动不动,心里很清楚电话绝对不是打给她的。

果不其然,书房里马上就传出了老林的声音:“找林淼?你是谁?哦……阿淼!中央台电话!”

林淼看了眼无忧无虑的老妈,慢吞吞朝老林的书房走了过去。走进房间,只见老林手里拿着一本《六扇门大战草灯和尚》,很无语地接过电话,淡淡喂了一声。

然后就听电话那头的人,用很是亲切的口吻说道:“你好,林淼同学。我是《对话》栏目的制片,我们去年见过的。我们知道你这星期六要来京城参加全国作文比赛,所以特别希望你在比赛结束后,能过来参加我们一期节目。今天下午呢,就是刚刚一个小时前,很冒昧地已经跟你们市里约好了,也经过你们市里的同意了。现在想再最后征求一下你的意见。”x电脑端:

林淼想了想,回答道:“阿姨,我这个人没读过什么书,说话比较直接,你见谅一下啊。我是觉得现在舆论这么热闹,我们市里的人又不是笨蛋,无缘无故的有什么理由答应你们让我去录什么节目?万一是鸿门宴怎么办?到时候你们又是一群人单挑我一个,我怎么说都要被人挑刺,不说话又要被人说我心虚了,被人说揭穿我草包的真面目了。我真的很难做啊。

我说你该不会是先跟市里说我同意了,然后转回来又跟我说市里已经同意了吧?

这种招式很无耻啊。

非要录的话,能不能让我们东瓯市电视台也跟着一起去?其实录节目没关系,我怕就怕你们剪辑的时候把白的剪成黑的,把没的剪成有的,我得保留证据才行。不然你们水平这么高,立场又不确定,我把自己交给你们,那就是把自己扔进老虎园子里,跟自杀什么区别啊?阿姨,你怎么不吭声,是被我说中了吗?是心虚了吗?是被我揭穿真面目了吗?”

那头沉默半天,显得很尴尬地承认了:“林淼同学,你真是厉害,我们确实是想先斩后奏……”

“呵呵。”林淼笑了笑,“阿姨,我最讨厌有人骗我,你已经失去本宝宝了。再见。”

林淼把电话一挂。

老林放下手里的武打小说,赞赏地拍了拍掌:“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