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八百零三章 吹不过你

9月2日下午,股价以不可思议的涨幅的收盘。

这天之后,沪证指数便一发不可收拾地一飞冲天。而在这天将手头大笔股票抛售的人,再想入场,就千难万难了。三天后,马良仁毫无征兆地跟林淼辞了职,没有任何面对面的交接,只打了个电话便直接人间蒸发,临走之前还给林淼留下三个字:“算你狠!”算是变相承认了他内鬼的身份。林淼很惋惜自己的操作都是走斗争路线,没能及时地来一出反间计,竟压根儿没用到这颗棋子。失去了一个跟马良仁当面装逼的机会,真是好遗憾。

马良仁辞职后不久,魏军给林淼打了个电话,很幸灾乐祸地说好些个荀院长的竞争对手被停职了,原因应该是判断错误,让包括几只国家队在内的庄家彻底失去了对股市的控制,明德研究所内部大洗牌,大概有五六个重量级学者被调离研究所,只有莫一师凭借一篇无耻评论荣升副所长,因为貌似对方不是把所有子弹全都打完,还留了一些力量在股市里。现在搞风搞雨是搞不动了,但是托莫一师忽悠全国股民的福,经济上总算还能捞回来一点。

一场大战打到这里,已然硝烟散尽。

林淼这边可怜兮兮的只有三个连建制的红队,成功在敌人的火力覆盖下集体逃生,毛都没掉一根,反倒还通过逼迫对手失误,给对方造成了大概半个排的损失。虽然相比对面三个团的力量,这点战术上的胜利根本影响不到大局,但赢了就是赢了,依然值得庆祝。

郭鹤龄在尘埃落定后,周末晚上跟林淼通话了足足40分钟,从股市说到某些让林淼听名字都觉得毛骨悚然的内部意见分歧,又从荀建祥的年龄说到接下来的第十五次代表大会,各种关窍给林淼分析一通后,叹着气道:“这些事情,本来至少要等二十年后才会轮到你身上的,这回真是差点出大乱子,幸好咱们都还算沉得住气,马老师和列老师也算在天有灵,这事情算是过去了。今后这样的事情,就轮不到你头上了。”

林淼一边擦冷汗一边嗯嗯点头。

郭鹤龄说完大事,口风一转,又说起了郭凤祥和郭思齐这爷儿俩的事情,很不好意思地让林淼代为照顾——真的很不好意思。淼爷二话不说答应下来,正好马良仁走了,郭凤祥要是闲着没事,完全可以给老林当副总,天源文化养一个闲人是养,多养几个也无所谓。刚好《甲方乙方》马上就要下映,郭凤祥完全可以替老林去跟冯大导的新项目,万一冯大导向郭凤祥贡献年轻姑娘,那也不是林淼需要操心的事情。

至于郭思齐,这位纯技术性人才,本科是京城大学数学系毕业,留学美国又读的是信息工程,只要他自己愿意,林淼觉得他就是小可爱科技第一任技术总监的不二人选。

郭鹤龄一听林淼早有安排,不由放心许多。

然后林淼刚和老爷子打完电话没几分钟,郭凤祥就呵呵呵地来了。林淼无奈只能省出和洛漓远程谈情说爱的时间,先接待了这位胆子长毛的师兄。

“一个月光利息800万,师兄,你是嫌我师父命长啊?”林淼翘着二郎腿,很是鄙视地看着要钱不要命的郭胖子道,“你当你是我呢?我敢下手,那是因为我有稳定的现金流,《寻仙》的老本能啃一辈子,你凭什么有那么大的胆子啊?万一亏了呢?欠王包机一千万,欠配资的至少两三千万,你拿什么还?你这身肉卖掉也不值这个钱啊。”

郭凤祥嘿嘿笑道:“我不是还有几家公司嘛,我算过,全都卖掉的话,刚好能填四五个月的坑,不过现在不怕了啊,我看这个股市的热度,一时半刻应该下不去。配资公司现在也不急着管我要钱,我要是把股票跑了,他们底下那群操盘的就要少赚好几百万。

不过这群操盘的王八蛋才是最狠的,一手高息找王包机那群土财主融本钱,转头就高利贷借给咱们这群穷苦老百姓,中间帮我们操作一下,手续费还特么要收到10%,里里外外钱都让他们挣了,风险倒都让咱们承担了。5月20号一次,8月30号一次,9月2号一次,哪一回出问题都得有人跳楼,幸好我们受到人民的拥戴啊……”

“拥戴个屁!”林淼好笑道,“我看你还是早点退了保险,真要哪天崩了,哭都哭死你。”

“你什么时候下船,我再跟你一起撤。”郭凤祥很鸡贼地继续嘿嘿嘿道,“妈的马良仁那个狗贼,他还以为我是被他骗上船的,我特么都不是傻子!我敢入场,那是因为我信你和江洋,你们甥舅俩身上带财运啊,每次差点儿要死、差点就死的,结果回回都特么能挺过来。我这个人是不讲什么封建迷信的,不过你们两个,我觉得确实可以信一下。”

林淼忍不住道:“咦~以后亏了别找我哭就行。”

郭凤祥跟林淼说了通股市的事情,然后又讲了下瓯山县影视城项目的修建进度。因为要配合《虎门销烟》的拍摄,那边的工程进展还是比较快的,据说11月底就能完工。

市里为了盘活瓯山县和瓯西县,目前已经在盘算先修两条高速公路,一条由瓯城区直达瓯西县,另一条由瓯西县直达瓯山县,做好物资供应,还有一条瓯山县和隔壁市的高速,隔壁市看重瓯山县的影视城项目,已经把修路的费用包了,今后的格局可能是瓯山县的主要物资由东瓯市提供,劳动力市场则向隔壁市开放。这样一来可以让制造业日益发达的东瓯市保留住外来劳动力,同时又为就业困难的隔壁市提供了工作岗位,大局上看,绝对双赢。

“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修高速没钱。”郭凤祥目光炯炯地看着林淼。

林淼不由问道:“市里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积极主动地过来盘剥你师弟?”

郭凤祥叹道:“别这么小气嘛,我看你这次至少能在股市里挣十个亿,拿出一半支援家乡建设怎么了?八戒年后就要去沪城招商局履新,说不定明年过完年就得找你要几个亿。你怎么说也是我爸的关门弟子,我爸那个人,全世界都知道是哪位前辈的好学生,你上了我们这条船,就要多为集体着想嘛,事情做好了,国家和老百姓会都感谢你的。”

林淼揉揉脑袋,说道:“我的钱还有其他用处,非要这样的话,咱们得定个额度。”

郭凤祥道:“你报个数!”

林淼道:“最多三个亿,东瓯市加上沪城,我这笔钱是今后一切事业的保障,不能乱花。”

郭凤祥不由奇怪道:“什么事业需要烧几十个亿啊?”

林淼道:“互联网啊,我没跟你说过吗?”

“你来真的?!”郭凤祥惊叫起来,“你这个借口不是拿来忽悠憨逼的吗?现在国内的互联网企业十家有九家是骗子,随便套个高科技的壳就敢在估值后面加个零找傻逼下家,这玩意儿根本连个盈利的模式都没有啊!”

“师兄,这个玩意儿,你目光得放长远。”林淼跟郭凤祥解释道,“这么说啊,假设二十年之后,我们国内在网络通讯这块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非常完善了,可以提供十分稳定的通讯信号,覆盖面积超过960万平方公里,服务人群超过15亿人,假设我手上有那么一款互联网工具,既能通讯,就是聊天,也能支持办公,就是所有的文件都上传到网络,变成电子格式,文字、图片甚至是视频,就像整部电影,都能通过这款工具互相交流有无,那时候如果使用这款工具的人超过十亿,你说这东西能值多少钱?”

郭凤祥想了想,说道:“按吹牛逼的思路来的话,如果这十亿个用户,每人每年平均向你付费一块钱,一年的净流水就是十亿,利润率按现在的GDP增长速度来算,10%左右就是一年净赚一个亿,继续按吹牛逼的思路,估值应该能估到一百个亿,要是很特么上市了……”

“师兄!眼界!眼界要放开!”林淼大喊起来,“都是网络时代了,每个人都靠这款工具过日子了,怎么可能一年人均只给一块钱?”

郭凤祥惊呆:“每个人每年给你一块钱还不够?”

“当然不够!远远不够!”林淼豪气干云道,“每人每年,平均至少要给我送100块上来!我拿着十几个亿不去买房,却冒风险为二十年之后的事情铺路,难道就是为了每年一个亿的利润!?我的目标是,以后每年企业纯利润达到一百个亿,每年纳税达到一百个亿,每年无偿向社会贫困地区捐助一百个亿,每年向企业员工发放工资将近达到一百个亿,每年给股东分红达到一百个亿,每年投入互联网科技研发至少一百个亿!而要做到这些,只需要每个用户每年向我这款工具提供区区六百块而已,这么丁点的追求,很难吗?!”

郭凤祥沉默片刻,郁闷摆手道:“操,算你赢了,我吹不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