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八百九十五章 家底被人摸得一清二楚

林淼万没想到来京城拿着奖,居然都会被碰瓷,而且貌似还躲不掉。京城大佬的大秘,明面上自然代表的是大佬本人,但要说大佬亲自点他的名,林淼是绝对不信的。

抱着并不算阴暗的思维方式,林淼判断,这回应该是某个想坑他的人,充当了狗头军师的角色,给上峰提供了一个“不成熟的建议”。然后要么上峰点头,口头上同意了方案,要么就是间接得到顺天府某些大人物的“剪辑版会议精神”,具备了扯虎皮做大旗的资格。随后资格一到手,就立马赶着趟儿地往早就物色好的碰瓷目标身上撞。

这样一来,就算对方明知道是碰瓷,也只能硬生生地接招。

不然按这群人的尿性,如果被碰瓷的人不接这个招,后面将会发生什么,基本可想而知。

很简单,如果对方选择拒绝,那么随便找几家媒体,炮制一篇痛哭流涕、悲天悯人外加怒斥资本家只顾个人利益不顾天下大局的新闻,被碰瓷者分分钟就会被扣上“拒绝帮助京城地产和与之相关的从业人员度过难关”的黑锅。舆论一旦起势,情绪被煽动起来的老百姓,可是不会关心事情的内部逻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保管什么管制刀具都敢往山水集团寄。

在然后只要事情一闹大,被碰瓷的老板,以后的生活就绝逼舒爽了。

知道什么叫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吗?

知道什么叫为富不仁、为民除害吗?

知道什么叫有钱人必须死吗?

天下的套路,总归来说都是差不多的。正义战胜邪恶是这一套,邪恶要搞死正义也是这一套。具体分别,只看操作者是谁,具体目的是什么,最后的结果又是什么。

而反过来讲,如果林淼一口答应,吞下这个毒饵,那或许死得更快。

是谓忍一时死不瞑目,退一步死无全尸。

又是一次两头堵的狙击,做人不爬到一定的高度,你都不知道原来想搞死一个人,花样可以这么千奇百怪,手段可以这么眼花缭乱,思路可以这么天马行空……

林淼盯着某人的大秘,心知肚明大秘也不见得只为特定的某个人服务,工作职务归工作职务,利益关系归利益关系,其实是两码事。而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唯一能做的,貌似也就只有打太极,先暂时拖延一下。环境越险恶,越不能慌张,更不能着急。必须谋定而后动。

“领导有什么具体指示吗?”林淼问大秘道。

大秘逼人上吊都不带让人喘口气的,微微一笑:“当然越快越好,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个问题,最好12月之前就能解决。”

林淼沉默片刻,点了点头:“一周之内,我给你们答复。”

大秘道:“三天吧。”

林淼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可以。”

大秘向林淼伸出了手,一脸激动:“林总,我代表燕京市的广大群众,向你道声谢。”

林淼跟大秘同志握了下手,显得比大秘还激动:“这是我的荣幸!”

几分钟后,大秘同志饭也不吃一口,就满怀激动地匆匆离去。

包厢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屋里屋外,两个人全都黑下了脸。

大秘心里嘀咕:“小狐狸,还想玩拖延战术,三天……三个小时还差不多!”

林淼则往地上吐口唾沫,小声说道:“狗日的,想弄死老子,做你奶奶的梦!清清,抓紧吃饱,下午干大事了!”

包厢里的几个人回过神来,齐刷刷心头狂跳。

刚才老板谈的到底是什么项目?

十亿、五十亿还是三百亿?

黄清清头皮发麻,连忙点头应道:“好!”

林淼又转身对洛漓道:“莉莉,吃完我先送你回学校,你好好学习,不要胡思乱想。”

洛漓表情很认真地点点头。虽然不晓得小老公要干嘛,但是她充分明白,这时候不能给林淼添乱,连撒娇和讨价还价的环节都现场删掉。

40分钟后,林淼把洛漓送进校门,跟她招招手,就转身返回车内。

屁股刚坐稳,就飞快说道:“清清,马上联系《东瓯日报》集团,就说京城这边有多个烂尾工程出现,严重影响民生,江海房开打算投资十亿,帮助京城这边渡过难关,让广大的购房者、农民工和供应商过个安稳的好年。跟他们说,除了我这个十亿,其他具体数据不用详细写,但是必须把情况写得危急,把责任全都推到开发商头上,要说京城有关部门已经尽了最大力量做协调,江海房开入局救市,就是协调的最终结果。

你让《东瓯晚报》今天下午就报道,《东瓯日报》明天再出个特刊,着重渲染山水集团现在也资金困难,小可爱科技成立三年从未盈利,江海房开为了东瓯市的建设,现在贷款压力巨大,但是为了京城老百姓能过个好年,山水集团甘愿冒这个资金链断掉的风险,因为我们是以社会责任为先的企业,记下来了吗?”

“嗯嗯……”黄清清低头猛写。

林淼又转头对林婉如道:“小婉,你马上通知慕容,我今晚要在杭城开个新闻发布会,来多少记者无所谓,让她抓紧布置一下,主题就是江海房开打算对接京城的烂尾楼项目。”

林婉如慌张点头:“好。”

一边说着,拿出手机忙给端木蓉发短信。林淼停顿几秒,见黄清清写完抬头,又不停歇地说道:“清清,集团现在的大概财务状况什么样?”

“等下,我想想。”黄清清仰头看车顶,边想边缓缓说道,“,,总负债是7亿,湖滨路四号地块已经开售了,,湖滨路项目已经没有负债了;然后是天源文化,;农商银行我们今年理论上还有7亿的分红没兑现,小可爱科技账上还剩大概300来万,刚好还够年底发工资和奖金。还有你的个人办公室,助学基金会账上还有4100多万,律师事务所账上还有4900多万,黄河实验室账上还有9600多万,全部加起来,差不多有13多亿的人民币外加4200万美元的现金,不过这里头助学基金会、律师所和实验室的钱都是不能动的,能用的也就11个亿左右吧……”

林淼又问道:“全年支出呢?”

黄清清道:“不算江海房开的话,,大头是东瓯市西部工程的贷款利息,年利息是一亿五百万,小可爱的这个月的工资总额破150万了,算上五险一金和年底奖金什么的,明年这块的工资支出起码在3200万以上,农商银行支出自理,天源文化只要不开工,应该就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就是狄老师的工资高了点,年薪二十五万,不过可以忽略不计,哦,对了,对了《不见不散》的票房还没收回来,下下个月应该还能回个几千万……”

林淼继续问:“那算上江海房开又是多少?”

黄清清道:“江海房开月工资支出大概在80万左右,一年1000万上下,明年要是百里坊路的江海广场开建,江总说市里开的土地出让价格是两个亿,设计施工的成本至少三个亿。”

林淼楞道:“地价比施工价格还低?”

黄清清道:“地是市里头半买半送的,设计施工是你自己要求提得太高。要是杭城这边也同时动工,总成本大概得7个亿,这样资金压力就很大了。”

林淼点点头,皱眉说了句:“。”

黄清清和林婉如全都陷入了沉默,又听林淼自言自语道:“京城23块烂尾楼,不多不少,刚好就要我十个亿,看样子,有些人盯我不是一天两天了。妈的,钱不能再存建行了,家底分分钟被人摸得一清二楚,这特么还怎么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