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深渊归途 > 第27章 任务信息

【取得三种B级以上幻兽标本,已完成。新任务已发布。

三、修复逃生舱,并至少救援一名先遣队幸存者。

四、完成任务三后发布。

五、(可选)保证自身初始队伍成员半数以上存活。

六、完成任务三后发布。

……

陆凝稍微仰躺在座位上,让车辆自动驾驶返程,自己则在个人终端中查看新发布的任务。和此类的任务模式差不多,越是完成更多任务就会获得越多任务信息,而从中能获得的隐藏信息就更多。

集散地不会在任务中弄虚作假,最多玩玩文字游戏。那么如今显示的两个任务当中,可选任务没什么好说的,主线任务却包含了两个重要信息。

“逃生舱”和“幸存者”。

经过了这么多次场景之后,陆凝已经基本明白集散地的一些任务特点了,“逃生舱”这个词语必定不是什么泛指的词语,而是属于某种专有名词,否则也不至于要专门去修复它。而先遣队幸存者既然能被救援,那么就肯定是有可供救援的人存在,先遣队并未完全覆灭。

有了这两个信息打底,陆凝反而是心绪定下了许多,毕竟她手里掌握的大部分信息都是不确定的,没有一个比集散地板上钉钉的任务更靠谱。

那两个标本已经由她收好了,不过走之前还是给青鸟和空谷看了一眼。二人见过之后都是沉默,很久之后才是空谷开口:“不是他的错。”

“我知道,只是给你们知道一个起因。”陆凝如此说。

返回前哨站的时候,一片被开辟的空地上已经出现了建筑的外形,内部装置也已经成型了一半,那是个仿佛哑铃一样的结构,两头是半球状建筑,中间是一道通道连接,机器人在内外忙碌着,从前哨站里流水线一般取出建材向建筑内搬运。

“队长,那个是……”竖笛眯起眼看了看那个建筑,语气中透出几分怀疑。

“是武器。”陆凝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级别的武器?”黑桃也有点见识,看过一些特殊的武器类型,印象中都有着非常特别的结构。

“对我们没什么害处。”陆凝说道,“等落成之后我会告诉你们这两件武器的用法,但是不会给你们权限。另外今天既然已经完成了驱逐,明天我们就要动身去探索一个信标点,距离此处很远,我们要开登陆艇过去。”

“登陆艇?那可一定要带上我。”竖笛笑了,“我已经闻到大战的味道了,绝对不能错过。”

“这次行动的人选是黑桃,竖笛,铁眉和龙脉。”陆凝说道,“裘恕和刺刀会暂时负责管理这个前哨站,除了外部通信以外所有的内部事务都问他们。另外,青鸟,你也要准备好开始你的职责了。”

“是。”

“队长,不带一名医疗兵吗?”刺刀问道。

“医疗兵留在这里比跟我们过去更有用。你们的任务不会少的。”陆凝笑了笑。

晚上,她向裘恕和刺刀交待了自己离开之后需要处理的事务,以及各种情况下的授权须知,随后便返回了自己的卧室。

一个定时的报告将在明晚发送出去,而陆凝回屋之后,直接用自己的终端接通了卫星信号,将最新拍摄的地图载入了下来。很快地图就完成了演算转化,可以进行一定的缩放。卫星的精密度足以将很多地面建筑的外貌都拍摄出来,如果那个信标不像观测者那样时隐时现的话,或许……

图像放大,信标地点区域却出现了模糊。

“怎么回事?”陆凝划了一下地图,这才发现那边有很大一片区域都被某种灰黑色变得模糊了。再仔细研究一下,能看到更远的地方有明亮的光点。

火山爆发。

陆凝一翻身起来,走到了房间的电脑前,开始进行导入,并同步打开了几张图片——她从观测者的资料当中拍摄了一些从前的记录图像,也包括了那几十万年中大陆的变迁。

幻星的陆地依然是板块型,根据边界的变化依稀可以分辨出地壳变动多发带,而显然那个火山所处的位置并不是板块交接处。

“地震……火山……还真是恰到好处的时机。”

陆凝看着拼合的地形图,陷入了沉思。

=

第二天一早,陆凝早早来到了新造成的“武器”前。

冻原注入器已经落成,巨大的“针管”已经刺入了地表之下,透明的圆柱形容器已经排成一排,里面装满了淡青色的冻原凝结质,而机器人还在继续向原料炉内投入生产原料,完全是蓄势待发的状态。

陆凝来到控制台前,将自己的终端对接,扣下开关,输入预定参数,随即,周围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咕咚”声,那是打开阀门完全释放这座武器威力的征兆。只是一瞬间,陆凝就从身边的探测器上看到了温度读数降低。

“队长?”黑桃也起得很早,虽然没能进入建筑内部,可是在外面也可以感觉到它已经“活”了起来,某种事情正在发生。

“是的,武器已经运行,严寒即将到来。”

“严寒?”黑桃嘴角抽了抽,现在这里可是夏天,夏天的严寒能是什么情况?改变气候的武器放在宇宙中也许不算什么,可在星球上就相当于一个可控的自然灾害了。

“你起得这么早,是准备好出发了?”

“呃,差不多。对了,队长,我来通知你……不对!是羊毫托我来通知你……那个人被他杀了。”

“他还没有那么疯狂的研究欲望。”陆凝并不在意,“而且选在这个时候来通知我,这个老狐狸还是很狡猾。不过算了,反正我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只是等我回来要看到一份完整的研究报告。”

“队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裘恕一直盯着前哨站这里,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他会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既然昨天他都没告诉我这件事,就说明后患已经解除了。”

陆凝从建筑中走出,拍了拍门口黑桃的肩膀,然后走向了登陆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