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份疲惫中,却又是带着快乐和幸福的。

她的婚礼,完全是按照她自己喜欢的方式办的。

海岛,漫天的鲜花,乐队,她深爱的人,还有她的在乎的家人和朋友。

她曾经幻想过的婚礼。

她梦中的婚礼。

由她的丈夫墨夜司,变成了现实中的婚礼。

但凡是她想要的。

这个男人都竭尽所能,帮她实现了。

身后有温暖熟悉的气息包围了过来,一个低沉暗哑,又分外性感撩人的嗓音落在她耳边,温柔又缠绵:“宝贝,在想什么?”

乔绵绵顺势靠在男人温热结实的怀里,声音懒洋洋的:“我在想,我很幸运。”

“嗯?”

“嫁给了你啊。”乔绵绵半眯着眼眸,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开始回想,往昔点点滴滴像是电影回放,全都是甜蜜又幸福的过往,她眼里带着甜蜜的说道,“墨夜司,我觉得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就是嫁给了你,成为了你的妻子。”

搂在她腰上的手臂紧了下。

乔绵绵感觉到了,抿唇笑了笑,继续说道:“如果人真的还有来生,我真希望下一辈子还能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绵绵……”

男人搂在她腰间的手臂又紧了紧,伸手将她轻轻扳向自己,深邃的黑眸里眸光炙热,带着可以将人吞噬融化的浓烈情感,“你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

乔绵绵抬起头,看着男人宛若刀刻般的俊美脸庞,伸手抚上他那双特别漂亮,也特别魅惑的深邃眼眸;“嗯,真心话。墨夜司,我好希望下一辈子还能嫁给你。”

“如果你下一辈子依然愿意要我的话。”

“我愿意。”

男人握紧她的小手,低头,带着热度的薄唇吻了吻她纤细白皙的指尖,按着她的小手紧紧贴着他的脸,嗓音沙哑道:“如果下一辈子你还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我当然愿意要你。”

“我只要你。”

除了她,他谁也不要。

他墨夜司生生世世,只要乔绵绵。

“墨夜司……”男人目光太过炙热,也太过深情,乔绵绵感觉自己仿佛要融化在他眼底的那片深情里。

*

乔绵绵极度疲惫的躺在床上,连根手指头也不想动一下了。

刚刚洗澡,都是墨夜司抱着她去浴室洗完,又抱着她出来的。

“宝贝,是不是困了?”墨夜司将身旁娇小的一团人儿抱在怀里,伸手摸摸她的头,声音温柔的不像话,“困了就睡吧。”

刚才是他情不自禁了。

明知道她已经很累了,但当时那种氛围下,他一个没控制住……

“嗯。”乔绵绵声音有气无力的,显然是困得不行了,“墨夜司,你,你还没有唱歌给我听呢。”

墨夜司给乔绵绵养成了一个睡前唱歌哄她入睡的习惯。

现在乔绵绵不听着他的歌声睡觉,都不习惯了。

“好,宝贝今天想听哪歌?”

“我要听那《sai1ing》。”

“好。”男人轻轻哼唱起来,一只手在怀里的小人儿后背上轻轻拍打着,像哄孩子睡觉那样的哄着她。

很快,乔绵绵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