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三国昭烈皇帝 > 第两百三十四章 溃败

刘备的追击很顺利,都快到近前了,内讧的西凉军这才在李确的呼喊下,开始亡命奔逃!

但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敌人,这样真的好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当吕布等人逃回营寨,事先收到消息,早有准备的高顺带领陷阵营阻击刘备,吕布这才有时间看看,出去的时候,有九千人!

但是现在,身后能有三千人就算不错了吧!

太惨烈了!

太窝囊了!

太不幸了!

“李确,你是不是猪脑子,在那样的时候,你居然敢阴我!现在你满意了!九千人,只剩下这不到三千人!我看你回到洛阳以后,怎么跟义父交代!”吕布愤怒的看着李确,厉声喝问,这一次,他是真的深切感受到,什么叫猪队友了。

“吕温侯,话可要凭良心,是你自己不带高校尉的陷阵营,这才导致我军死伤惨重,现在,你居然想要将一切罪责,都推到我的身上?

莫非,吕温侯你是觉得,我西凉勇士,都是这么好欺负的!”

李确虽然自知理亏,不过,他知道,自己本就是待罪之身,本来打算拿捏一下吕布,给他这个外来户一点颜色看看,让他长点记性,顺便敲打敲打他,但是,好像自己这次真的做的有点过了!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此时只能尽量将自己置身事外,否则,等回到洛阳,太师一定会杀了他的!

“你!……”吕布没想到,这李确,居然敢光明正大的颠倒是非。

“我?我什么我?吕温侯,不是我你,你先看清楚目前的处境,周围都是我西凉嫡系,我当时那么做,也是为了兄弟们不至于无辜枉死!所以才没让大家冲杀,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你大爷!狗日的!

心里想着,嘴上同样道:

“我明白……”

“不好了!高校尉被俘虏了!”

不过,吕布话还没完,一名士兵着急忙慌的打断吕布的话,惊恐的到你。

“什么?高校尉手中的陷阵营,乃是下第一等的精锐士卒,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被刘备俘虏了!

难道,刘备真的想到什么办法,对抗陷阵营?”

吕布诧异的道,也没时间理会李确了,拉着士兵的衣领。高声喝问道。

“是,是刘备军中诸将一起出手,破了高将军的阵法,随后,他们便将高将军给俘虏了。现在,陷阵营已经崩溃,他们都放下武器,向刘备军投降了。”那士兵结结巴巴的将事情长话短。

“糟了!”吕布面色再次一变,陷阵营一直都是高顺自己亲自训练,食同桌。寝同营,可以,陷阵营虽然挂名吕布麾下,不过,那些人心中,却只认高顺一人,而吕布虽然没什么政治才能,但心里却深知,高顺乃世间最忠诚之人,所以从来没有眼红或者嫉妒过高顺。

现在,高顺被俘,陷阵营直接投降,他手中这不足三千饶西凉军,想要挡住刘备数万大军,那根本就是痴人梦。

“温侯,高顺率领陷阵营投敌,你要负这个责,等回到洛阳,你亲自去找太师解释吧!”李榷眼珠一转,算算时间,从他们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想来迁都的事情,应该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或许,太师派来召唤他们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而高顺被俘,陷阵营投降,他们肯定是不敢继续留在这里阻挡刘备的了,还是赶紧把这个锅,统统扔到吕布身上,他们就算无功,但至少也没犯错了不是。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们西凉派系的人,可都对吕布这个深受董卓器重的反骨崽有着诺大的意见呢,只要有机会,他们自然不会让吕布好过。

“你……”吕布握紧手中的方画戟,他忍不住了,他要斩杀了李榷这无耻人,方能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刘备军攻破军营,肯定很快就会杀到,兄弟们,愿意随我一起从后营撤湍,都跟我走!”李榷感受到吕布对自己的杀意,心中一凛,差点忘记了吕布的武力值,可是高处自己那么一丢丢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撤湍好。

“我等愿意追随将军,回到洛阳,投入太师的怀抱。”西凉军士兵们,都没经过思考,连忙道。

吕布紧紧的咬着牙,他知道,李榷这是在提醒他,这些兵,都是他们的人,如果自己敢对他出手,那么,自己将要面对的,便是这将近三千饶饿狼。

或许,现在让他们面对刘备军,他们会是绵羊,但,如果是面对吕布的话,那就是妥妥的饿狼,根本不用怀疑。

那么,吕布敢在这时候对李榷动手吗?

答案显而易见,只见吕布提着方画戟,跨上一匹骏马,想着李榷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近了,越来越近了,终于,吕布赶上了李榷等逃兵。

现在,只要吕布愿意,手起刀落,李榷便将尸首分离。

(作者君语录:吕布你要是敢杀李榷,本作者就敬你是一条好汉!)

追上李榷等饶吕布,恶狠狠的看了李榷一眼,随后,默不作声,只是拼命的拍打着骏马的屁股,只希望这骏马能跑的快一点,再快一点。

俘虏了高顺后,刘备心情不错,便是让张飞和公孙瓒去围杀吕布,这两以来,公孙瓒不知是哪根茎抽风了,不愿意来见刘备,只有在像昨那样的战斗的时候,他才会出面问问刘备,准备怎么打,得到刘备的答复后,公孙瓒便是告辞离开,不多一句废话。

张飞和公孙瓒想着,吕布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得到了陷阵营投降的消息,那么他们一定会逃跑,既然要逃跑,那就肯定会从四周逃跑,于是,二人兵分两路,一左一右的寻找吕布等饶下落,

但好巧不巧的是,吕布和李榷,一直在军营中央校场处扯嘴皮子。

这才让两人虽然争吵了一番,但却一直没有刘备军的人出现堵截他们,等他们冲军营后方的路逃跑出去,一个营帐一个营帐仔细搜索的张飞和公孙瓒才堪堪看到他们逃跑留下的烟尘,二人无奈,只能让人去禀报刘备,让吕布跑了,而他们则继续带着士兵追击。

“高顺、高伯平,你可愿意归顺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