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外送小妹 >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七大星宿

诸葛达走了,李忆欢便成天的埋首在阵符堂,上午教六百弟子,下午单独教林轩,晚上和凌峰双修,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

不过好景不长,也可以说李忆欢的安静的日子过到头了,这天晚上正在屋顶和凌峰聊天,李忆欢嘻嘻哈哈的说着白天的弟子,那个杨舟程出的洋相,太极空间突然发出震动,竟然是界锁震动了她的“画地为牢”。

立刻将界锁放出来,就见他一脸的跃跃欲试想要打李忆欢,却被凌峰护在身后。

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李忆欢懒洋洋的抬起头仰望夜空,突然惊讶的发现,朱雀星座隐隐发光,看来七大星宿即将出世。

“界锁,你是不是想说,七大星宿即将出世,让我下山?”从凌峰身后转出来,李忆欢神色凝重的看着界锁。

“看来你还没有糊涂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我还以为这几个月的逍遥让你忘记了……你干什么?”界锁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李忆欢一扬手,三道符箓扔了过来,急忙一个瞬移躲在凌峰身后,开玩笑,这可不是好玩儿的。

“少跟我废话,快说,是不是朱雀星座七大星宿即将出世了?”李忆欢把凌峰拉了过来,瞪着那个贫嘴吧嗒舌的界锁,这家伙怎么嘴巴这么贱,太讨厌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师傅给我的,我一定把他扔了!

本来因为被李忆欢困住好几个月,闹肚子火气的界锁还想要气一气李忆欢,可是看她这幅小辣椒的模样,竟然和涅世女神南宫黎有几分相似,不由自主的一哆嗦,点点头,“没错,确实是七大星宿即将成熟的迹象,不过……”

“轨迹太乱,想必要起纠纷!”李忆欢指着朱雀星座那一团团黑红的雾气,这可不是一般的灵气运转,而是杀戮之气的盘旋,伺机而动。

“没错。”界锁终于没有一句话怼三怼了,他有些震惊,看来能被南宫女神收徒的人,确实不简单,这个丫头竟然看得懂星象中的隐语,不得不说南宫女神眼光真好。

“时间。”李忆欢看着界锁,自己虽然看得懂星象,可是却无法准确预测出这些星宿具体出现的时间。

“没有时间,这个修真界的七大门派即将大乱,星宿趁机诞生,他们嗜血成性,只等着时机成熟,便要……”

“我不要听你说废话,你如果不知道时间,就给我滚回去,别打扰我!”伸手一指,李忆欢再次把界锁强行收进了太极空间。

“欢欢,他可是神器,你对他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凌峰倒不是心地善良的考虑界锁的心理阴影面积,而是他怕界锁恼羞成怒伤了李忆欢。

“凌峰,陪我去个地方。”李忆欢完全没有接凌峰的话茬,而是拉着凌峰踏风疾行,直奔后山的禁地中,她一挥手,灵鞭触动阵法,借住阵法的吸引力,直接冲了过去。

“阵灵前辈,我是李忆欢,我有急事找你!”进了阵法,李忆欢立刻大声呼喊,凌峰一脸茫然的看着李忆欢,这四周云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她在干什么?

没动静?李忆欢皱眉,那个老家伙在干什么,怎么不出来?她手握鞭子,全力挥向前方,再次拿来了阵法第二层,拉着凌峰的手冲了进去。

“呃……”眼前又是一个雾蒙蒙的空间,李忆欢空间中唯一的那个石桌,可是这次石桌石凳却是空的,没有那个老人。

“居然躲了?”李忆欢眼睛一转,收了鞭子,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精致的酒壶,又拿出两只酒杯放在桌子上,慢条斯理的倒着酒,瞬间酒香四溢,弥漫了整个空间。

这可是李忆欢用太极空间的灵果和灵泉,酿制的灵酒,不止芬芳四溢,而且还能够补充灵力,李忆欢和凌峰一人一杯,坐在石凳上慢条斯理的喝了起来。

“欢欢,这酒真是甘醇美味,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酒了,你是什么时候学的酿酒?”凌峰是真的很好奇。

“之前跟你好兄弟学的。”李忆欢眼中闪过一起怀念,陆丰当初对自己关怀备至,几乎成了自己的私人医生了,不说还好,一说起来自己真的想他啊!

“那个家伙还会这个?真是重色轻友,连我都不知道,等我看到他,看我怎么收拾他。”凌峰有些无语,自己和陆丰可是兄弟啊!

“俗话说得好,为朋友两肋插刀,为美女插兄弟两刀,你啊,居然还没有习惯啊?”李忆欢好笑的看着凌峰,杯中酒一饮而尽,凌峰立刻又给她倒了一杯。

“凌峰,你说你和陆丰是兄弟,那你讨厌青芒吗?”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神经搭错了,李忆欢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讨厌?”凌峰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我只要欢欢你开心快乐,能给你幸福的人,就是我的兄弟,我的恩人,我怎么会讨厌他?”

这……是凌峰的真心话吗?李忆欢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是这么想的,“来,喝酒。”凌峰看着李忆欢眼中闪着晶莹的光泽,急忙哄她开心,“这么好喝的酒,不喝是不是浪费了?”

“那我们就白日放歌须纵酒吧!”李忆欢回过神来,俏皮的眨眨眼,跟凌峰碰了一下杯子然后一饮而尽,再次给两人倒了一杯,空气中的酒香更加浓郁。

“我跟你说,今天上午啊……”李忆欢开始给凌峰讲述上课时候的趣事,其实无非就是谁谁谁画符画错了,有的人是绘制错了形,有的人是画反了势,还有人是弄错了位,总之错误犯得五花八门,实在是让人好气又好笑。

“臭丫头,有好酒居然不给我老人家留着,还喝,别喝了!”一道风一般的身影从两人中间穿过,桌子上的酒壶立刻消失。

“还给我!”李忆欢扭身朝着风向抓了过去,可是那个身影太快,李忆欢还没有碰到人家,那个身影已经消失,空气中只剩下浓浓的酒香,和抱怨的声音,“只剩这么点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