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男篮天空高挂我的梦 > 第九十九章 独臂男

.,

来医院探望住院患者的人越来越多,这里面来来往往的不仅有家属亲戚,还有许多老友知己,亦或是前来溜须拍马的下属,每个病房都热闹非凡,简直就像是会客室一样。

虽然医院有明确规定不能在病房内大声喧哗,但是人多聚集,你一言我一语即使再小的谈话声也会变得吵杂无比。

因为伤势较重,所以他被安排到比较上层的病房,这里空间比下面的病房要大出许多,而且每间房只住两个病人,即使有人来探望也不会觉得局促。

凌熠正在千方百计劝说哥哥顶替自己教练的位置,他认为目前最适合自己球队,最清楚自己意图的人只有他,奈何哥哥曾经受过创伤,内心的阴影很大,不愿意接受这个请求。

“不管你怎样说我都不会答应你的,这种事情就应该由专业的人来做,你不是想让球队能够一直走到最后吗?那就更应该让你教练来,不用担心费用问题,我有的是钱。”

凌辉执意要打给老教练,死活不愿意重新踏进球场。

过去的心理阴影很难克服,因为那件事永远停留在了那个点,不论后来凌辉如何强大起来,在那个时间点他仍旧是毫无招架之力的那个小孩,而他企业再也没法回去代替当时的自己承受。

所以凌辉一直选择逃避这件事,但每次回想起来仍觉得愤怒和痛苦,逐渐也被它影响了性格。球场成为自己挥之不去的梦魇,但是偏偏又曾经深深的喜爱过并且为之付出了努力。

“为什么你就那么不愿意再踏进球场呢?以前你总说要尊重自己的内心,但是偏偏你所做的事都恰恰相反。”

凌熠回忆起小时候和哥哥一起玩耍的快乐时光,那个时候虽然物质比较匮乏,房子也很小,他和哥哥都挤在一张小床上,但是心里却感觉满满当当,日子过得无忧无虑。

可是自从哥哥的球队在高中联赛总决赛上惜败给老对手之后,他整个人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开朗乐观的性格变得阴暗了起来,把所有与篮球有关的东西都打包扔到离家很远的垃圾回收站,终日沉默寡言,拼命埋头苦读,不再过问与篮球相关的事情。

凌辉没有理会弟弟的说话,他故意走到凌熠的手够不到的范围,不顾一切走出病房到外面打电话去了。

正在他打开门的时候,一张挂着输液瓶的病床从外面推了进来,这是刚刚做完手术的人,他本能的往后退开,让出通道给病人通过。

“凌老师,我手术做完了。”

床上躺着的不是其他人,而是刚刚做完手术的张克凡。

虽然他动手术的部位只是一只手掌,但是这台手术从天黑进行到天亮,其手术难度可见一斑。

由于他手掌骨折的位置十分复杂,血管和神经线都非常集中,稍有不慎就会损害到手部的活动能力,因此医院的专家医生经过长时间精细的手术操作,终于将所有碎骨取出,并且放入金属支架进行固定。

“哎呀,我差点都忘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凌辉看到躺在床上的张克凡,精神还算不错。

“刚刚手术时打了麻醉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现在感觉精神好多了,不过肚子一直在打鼓,麻醉一过立刻就醒了。”

因为手术成功的关系,张克凡心情不错,故意开了个玩笑。

凌辉这才反应过来,立刻给他支起餐板,把打包袋里的粥拿出来让他好好的喝上一碗,自己则坐在旁边,仔细的观察着他那只包得严严实实的手。

“教练,你也醒了,刚才没有注意到你,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张克凡正准备做坐起来吃粥的时候,扭过头发现一同样姿势坐在床上喝粥的教练,立刻向他发出问候。

“啊?原来你也在这里,快把我们的距离缩短一点,让我好好看看手上的伤。”

凌熠看见自己的球员躺在病床上,内心急切的想要看看他现在的情况。

“你不要胡闹,医院的病床都是有规定的,上面连着那么多仪器你说移动就能随便移动的吗?给我老老实实的躺着!”

凌辉收起了笑容,严厉的批评了弟弟。

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尴尬,凌熠被哥哥当着自己学生的面前这么一喝止感觉脸上有点挂不住,但是又不好意思发作,显得自己很小孩子气。

张克凡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毕竟两个都是比自己年长的人,开口劝说不合适,但是现在的他也没办法溜走,只能用喝粥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处境。

“小凡?小凡你在这里吗?”

病房外响起了一把中年男子的声音在喊张克凡的小名,凌熠觉得很奇怪,明明可以直接敲门为什么要用喊的。

“老大,我在这呢。”

张克凡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大声的回应着。

病房门从外面被轻轻踢开,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男人,带着一个黑色口罩,他没有头发但是头皮上却有着醒目的纹身,带着一个口罩,目光十分锐利,低调之中透露着不平凡,最引人瞩目的并不是头皮上的纹身,而是他居然只有一条手臂。

“小凡,你手伤的怎么样了,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那个独臂男人一手提着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看上去鼓鼓胀胀的应该很重,但他却表现得十分轻松,走路时身体没有半点倾斜。

“斐哥,昨晚我寻思着你可能已经睡觉了,所以不忍心打扰你,只是打给霖爷报了声平安。”

张克凡支支吾吾的说着,因为担心会惊动到斐哥,所以自己隐瞒了许多的事情没说。

“先不提这个,你手怎么样,报告出来没,给我看看!”

斐哥随手放下那个袋子,在床尾的文件夹上找到了张克凡的病厉报告,仔细的看了起来。

凌辉在一旁看着觉得不合适,应该给他弄一张凳子坐坐,于是想要挪开他那袋东西,把椅子放在他旁边,结果却发现自己根本提不动那袋东西。

他内心十分惊讶,眼前这个独臂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一条胳膊居然能有如此大的力量,就连自己这个双臂齐全的人都自愧不如。